首页 > 曾来过 > 阅读章节
[目录]
收藏本书?方便下次阅读确定取消

第1章 宿舍夜聊

呵----呵-----,深夜中,从一宿舍里传出莫名笑声,笑无规律,笑开心,笑声在深夜中清晰。

“喂,喂,陈斌,睡吗。”声音压得特别低,生怕把笑声给打断似

“还没呢。”陈斌将头从被窝里伸出来小声说,“你看你个,笑得可真开心,不到美女就到发财。”

“呵,一定到他向曹叶红告白,并且曹叶红接受告白吧,可能两正干少儿不宜事。”王正民将手从被窝里伸出压在头下,脸朝陈斌床铺方向,侧身子,坏笑说。

“不会吧,就个脸特别大,鼻子还有点扁个女啊。”陈斌很吃惊小声说。

“看你把家说,但家曹叶红蛮白啊,一白抵三丑,你不知道啊,再说身材多好啊,一米六五身高,胸大啊,即使穿再厚衣服,也盖不住她胸部两座高峰啊,腰细啊,恐怕我大腿都比她粗,屁股大啊-----”

“喂,你也看,老实交代。”陈斌打断王正民话,将声音压得更低,就怕被别听到似,还带诡异微笑说。

“她长得蛮漂亮,不过她不菜啊。”王正民将身子平躺,脸朝,将双手伸出被窝,交叉放于胸,“哎,还早点睡觉吧,说不定我也能在见我中情。”

“恩,我们一起做吧,呵。”

夜又静下来,个莫名笑声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停息,走廊微弱灯光透过门窗照进窗台也不足三十平米宿舍,宿舍白石灰膏都已经泛黄,有好多处石灰膏都已经掉落,露出黑色水泥,还有几处石灰膏虽然已经离开墙壁,但因为和旁边吸附在墙石灰膏连在一起,所以还没掉下来,看样子它还不想掉下去,就结束它装点房使命。

两边放两张下铺床,床铁锈迹斑斑,陈斌 铺中床板大都已经断裂,只放些衣服之内比较轻点东西,要放稍微重东西,恐怕床板就会被压断,另一边就王正民和闫松床,闫松睡铺,王正民睡下铺,当闫松稍稍翻身时候,床就晃几下,似乎随时都会倒塌似,难道闫松很胖吗,可他只有五十八公斤,因为他比较瘦才让他睡在吧。房一张桌子,桌腿断一条,将一根木棍捆绑在桌腿,用以支撑桌腿,桌子一台笔记本电脑,又厚又大,一看就知道台老式笔记本电脑,恐怕送给别家都不会要。还有几个空啤酒易拉罐和三副眼镜,易拉罐外表几乎都已经变形,中都憋下去,明显被很大力给捏扁,难道他们都对易拉罐有仇吗,居然对它们施用如此暴刑,眼镜一个黑框,一个金丝框,一个浅蓝色框,不过镜片都挺厚,应该都在四百度以吧。两张床下鞋子都蛮旧,应该穿很长时,其中还有一双还开口,不过穿去应该蛮透气,房里面还放一个折叠衣柜,三个密码箱。

从房里面进到阳台,左边有一个洗漱池,墙还有一面镜子,洗漱池整齐三个漱口杯,杯里都放牙膏,牙刷。地六个盆,三个小盆,三个大盆,都小盆放在大盆里,两两成叠,总共三叠,小盆里都放洗头膏,沐浴露,毛巾,还有擦澡巾。阳台右边卫浴,卫浴门锁早已经掉,只剩下一个锁眼,说明门以前装过锁,卫浴一个马桶,不过马桶盖也不知所踪,马桶方有个热水器,热水器右边有个淋浴头,好像还,应该最近才换

三个小伙子一看就八五后,应该都刚大学毕业不久,在印象中,大学生不应该一毕业就会有很好工作吗,可三个大学毕业年轻,怎么会住在么差环境里,难道他们就甘愿永远住在么一个又小又破旧阴湿,而且还几个合住在一起里吗?其实他们也想出去自己租个房子住,可点微薄收入,如果出去租房子住,再加日常开销,恐怕一个月下来,一分钱也不会省下来,说不定还要伸手向家里要钱,父母已经竭尽全力让他们大学毕业,本应该让父母享福时候,不给家里寄钱回去就算,怎么还好意思再向家里要钱呢,么他们有自己想吗,回答肯定,只不过残酷现实让他们望而却步,每年都有百万大学毕业生从校园走到社会,家庭条件好点,大学刚毕业就能找到令羡慕工作,而其实大多数大学生家庭都不怎么太富裕,恐怕还有些大学生,大学钱都从亲戚东拼西凑借过来,条件实在不允许他们有什么想,如果只想却没有条件让你去实践,想可真在做宿舍三个年轻现在正各自做自己各自,难道他们想,也就只能在睡觉时候做做吗。